新闻

50万起步 马化腾为何能逆袭马云?

字号+ 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2017-05-15 我要评论

他只是安安静静地领导自己的公司,超越中石化,超越中石油,超越中国移动,超越四大行,超越阿里巴巴,超越全中国,超越全亚洲,悄然写下中国人的公司首次冲进全球市值前十大的新历史! QQ是他抄来的,微信不是他发明的;曾经苦到差点几十万卖身,还被骂是狗日

.

他只是安安静静地领导自己的公司,超越中石化,超越中石油,超越中国移动,超越四大行,超越阿里巴巴,超越全中国,超越全亚洲,悄然写下中国人的公司首次冲进全球市值前十大的新历史!

  QQ是他“抄”来的,微信不是他发明的;曾经苦到差点几十万“卖身”,还被骂是“狗日的”;

  没有舍我其谁的强悍与霸气,没有改天换地的豪言和壮语,不指点江山,也不激扬文字,甚至没有高谈阔论、长袖善舞,一呼百应的领袖气质;

  他只是安安静静地领导自己的公司,超越中石化,超越中石油,超越中国移动,超越四大行,超越阿里巴巴,超越全中国,超越全亚洲,悄然写下中国人的公司首次冲进全球市值前十大的新历史!

  50万起步,不到20年,46岁依然面带羞涩的马化腾,怎么就安静地强大成了这样子?

  腾讯的奇迹是怎么创造的?

  除了背靠中国市场这个巨大红利,机缘巧合干了社交网络,被媒体充分解读的得当的战略、过硬的产品、团队和管理,对用户的尊重和体贴这些成功的必须,以及运气也足够好,马化腾和他的伙伴们还有什么特别一点的经验和精神?

  以下这些或许就是,这也是正被当今的时代所忽略,但依然重要的。

  艰苦奋斗

  关于马化腾和伙伴们艰苦奋斗的故事不少。其中,具有代表性的事迹包括:

  早年做软件外包时,马化腾曾长期隐瞒总经理的身份,“伪装”成普通“工程师”,以至于客户拉着他下属的手说:“马总你好,欢迎欢迎!”

  OICQ时期,马化腾一边到处借钱,一边跳灯夜战改进产品,甚至以“女生”头像陪聊,洞察用户需求。

  决定到第一届高交会融资后,马化腾连续熬夜,把商业计划书改了60多个版本,然后亲自上阵,顶着冷眼与嘲笑,跑遍每一个展台。

  这期间,他做了两次腰椎手术,第二次手术后,平躺在床上举着笔记本电脑争分夺秒。

  第二次融资前的断粮之危间,一位同事一早去找马化腾签字,发现他蓬头垢面,憔悴万分。后得知,那一夜,他独自一人留在了办公室。

  QQ邮箱刚出来很不顺,大神张小龙也没办法, 马化腾亲自参与为期近两年的改进,期间QQ邮箱作了400多项改进,近300项是他亲自搞定。

  微信刚出来时,马化腾天天在线上,“说这个怎么改,那个怎么改,在产品里调整。”下属经常在凌晨三、四点,接到他具体到某个符号的改良建议。

  至今,腾讯的产品,马化腾依然一一亲自把关。

  在知乎关于马化腾的讨论里,有离职的人这样描述当年的状态:“Pony的邮件一般在凌晨三点后到达,到凌晨7点左右停止………”

  还有人如此还原与马化腾的交集:

  “一次,Pony要我盯个案子。我询问了技术人员,技术说:这实现不了。于是,我回复邮件告诉他:在技术上不可能实现。

  大约两分钟之后,他回复了我:你说什么?

 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只能回信道歉:抱歉,我们去想办法。

  过一阵他回了一封长信过来:

  第一段告诫我,在腾讯不允许说什么技术做不到。然后,他在信中列举了三四个部门里的高手,列出他们的名字和GM姓名,要我直接去联络他们,请求他们给予技术上的支持。”

  现在,似乎不大谈艰苦奋斗了,但即便艰苦不必,奋斗依然是需要的。腾讯也好,华为也好,富士康也好,高科技,低科技,核心还是那句老话:

  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。

  自力更生

  自力更生,这不像是当今互联网公司的作派,但却是50万起步的腾讯走向全球第十大的基因。

  和今天一开口就几亿几十亿美金的创业者不同,今天坐拥2万多亿港币市值的马化腾和伙伴们,一开始想的只是:“下个月的工资和房租怎么解决?一年内的收入来自哪里?”

  OICQ(QQ)一出生就很受欢迎,用户几何级疯狂增长,但在相当长时间内,带给腾讯和马化腾的,只是麻烦。麻烦是:费钱却不挣钱。

  因为采取免费模式,又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,OICQ用户的增长不但没带来收入,而且不断加重运营负担。当时,也没有今天这样的投融资环境。

  既不能自己挣钱,也找不到投资,OICQ没干多久,腾讯的老本就花光了,严峻时刻,落魄到连服务器托管费用都负担不起。

  开工没多久,马化腾和其他几个创始人,每天睁开眼睛,就要为钱操心。山穷水尽后,马化腾四处找钱,但处处碰壁。

  找钱无路,“OICQ”的用户数量却一直迅猛增长。据说,那段时间,马化腾做梦都会因为越来越的用户维护投入和服务器托管费而惊醒。

  腾讯没钱了,OICQ要收费,甚至停摆的消息盛传一时。最艰难时刻,马化腾差一点就跟深圳电信局达成一致,把“OICQ”卖给对方。

  条件有限时,马化腾强调先活下来,再活得好,接受不完美的活法,但只要活着就不断向完美逼近。

  实在没办法,马化腾只得和伙伴们通过做外包项目来养活QICQ,曲线救国。

  后来拿到风险资本,如何挣钱也依然是头等大事,因为当时的资本不像今天,看到一个ppt就给钱,那时大家都还很落后,讲究做生意要利润。

  这让腾讯始终在自力更生,也内生更有力。

  拿到投资的半年内,公司就推出了无线增值应用业务,之后,又继续居安思危,推出会员制、QQ秀、QQ商场……

  2001年,腾讯成了中国第一家实现盈利的互联网公司。完全不同于今天的一些圈钱高手,投资人一断奶,就可能从估值百亿跌到无法生存。

  稳中求进

  

50万起步,19年干成全球市值前十,马化腾为何能逆袭马云?

 

  19年干成全球第十大,这速度,少人能及。

  速度来自稳扎稳打的支撑。即使后来粮草稍足,马化腾也是心有宏伟,但先从容易做、有把握,见效快的开始,以战养战,稳中求进。

  “这个业务做起来,需要其他业务养,它成熟后再养别的业务。”这是马化腾的扩张策略,遇到激进的提议,他的回答是:“我们的希望是稳,长期健康的成长,不一定冲得太高,慢慢走。”

  稳中求进的核心策略是:量力而行,循序渐进。

  腾讯刚成立时,马化腾就想做门户,但算盘一打,钱不够,放弃了。

  条件相对成熟,决定创立门户后,他也是先易后难,从娱乐八卦开始慢慢走,走到今天,走成了中国浏览量最大的中文门户网站。

  腾讯的游戏也是从容易的代理开始,靠代理有了积累,决定自己做时,还是先从难度低、胜算大的棋牌游戏入手,走出了今天的荣耀。

  包括人事安排上,马化腾也是稳中求进。

  现任腾讯总裁刘炽平便是例子。刘炽平因协助腾讯上市与马化腾相熟,他先是做了腾讯的首席战略投资官,一年考察之后才被任命为总裁。对比一些大公司常常空降陌生大总裁,这显然更具稳定性。

  结合自己的经历,马化腾建议创业者:

  “不能指望说要做10亿或多少亿,如果我们当初这样想早就死了。事情都是一点点细致做出来的。一定把目标放到最低,过完这关再说。

  创业中,大多数人都跟你一样面临各种小坎,很多人都会分心、贪婪,然后落后。他们贪,等你埋头过完自己的坎,你就跑到他们前面去了。”

  改良大师

  腾讯是后发制人的典型。

  一个大致的共识是,其很多业务、产品都从模仿,甚至抄袭开始,但最终却成了行业的领导者。

  这靠的是改良创新的大本领。

  创新大致上分两种,一是发明、颠覆式的原始创新,一是渐进式的改良创新。即便今天已在很多领域原始创新,但腾讯真正的绝招还是改良。

  改良是踩在别人的肩膀前进,往往被质疑为抄袭。

  乔布斯曾用毕加索的话解释这件事:“好的艺术家抄,伟大的艺术家偷。’我们从不为窃取奇思妙想而感到羞愧。”他的这个“偷”应该就是改良。

  马化腾是与乔布斯心意相通的人,腾讯至今都在“窃取奇思妙想”,在前人的基础上扬长避短,但“窃取”的目标都是为了改良,为了做出自己。

  “抄”ICQ开发QICQ时,ICQ的界面是英文的,好友聊天记录在这台电脑用了到其他电脑就用不了了,而且只能与在线的用户聊……

  腾讯将它改良:全部中文界面,将用户信息储存在服务器,让“联系”可以随时随地继续,同时还能给没有在线的用户留言……

  这些改良让QQ的大受欢迎,让腾讯战胜了微软的MSN等对手,打赢了争霸行业的第一场大仗。

  靠这场大仗积攒的力量,腾讯才有了资格去升级创新的策略和层次,把远见化为现实,从PC时代的创新跟随者成为移动互联时代引领创新的人。

  不够底气把改良说成是创新的当年,马化腾曾这样回应“抄袭”的质疑:抄,也可以理解成学习,是一种吸收,一种取长补短的方法。

  今天,腾讯的成功面前,还只把创新局限在发明的人应该认识到,改良也是创新,也有巨大价值,甚至改良也能颠覆,改良还是原创的“母亲”。

  一旦投入到改良的追求中,改良的过程会为原创催生机会,厘清方向,而改良获得的“成果”,则有助把机会化为现实。

  对绝大多数创业创新者而言,也只有通过更容易上手的改良去累积创新的经验和成果,才会有条件去挑战更高门槛的原创。

  不只是腾讯,世界上众多伟大公司也都是从改良到原创,在改良中原创的改良与创新巨匠。苹果不是第一个做智能手机的,它将其改良;谷歌不是第一个发展搜索业务的,它将其改良;华为、阿里巴巴,也是后来居上的王。

  华为都在学习的OPPO、VIVO, 其领路人段永平甚至将“敢为人后”、“只为人后”作为征战商场的哲学,杀手锏也是改良,在改良中的差异化原创。

  改良有个大缺点,可能失去战略先机与高地,但也有个大优点,如果市场是对的,可以省掉教育市场和当先行者的学费,并在前人的基础上学习和改进;如果市场是错的,则省得自己去当炮灰。

  改良的关键是多看,多学习,多思辨,消化,吸收,模仿,借鉴,超越,直到原创。

  马化腾在这方面是大师中的大师,至今,他依然一有时间就泡在网上,研究别人,服务自己的改良和原创。

  中国的生意做到今天,很多领域必须要靠大发明、大创新来引领,但也依然有很多改良的必要和机遇。从天上到地下,生老病死,很多生意都有重新做一次的机会,重新做,说学术一点叫转型升级,通俗一点就是做改良。

  只不过,即便是“抄袭”,也要有本事“抄”,但不要把“抄”当成本事。前者是,不要超越法律法规的底线,后者是,“抄”的目的是为了超越。

  厚积爆发

  厚积爆发,这不是错别字,而是一个原创的词。

  人们往往以厚积薄发形容那些根基扎实的集大成者,这是错误的形容。很多真正的集大成者,都不是薄发,而是厚积之后,必须爆发。

  厚积是为了爆发,互联网领域尤其如此。

  马化腾坚信,网络价值的总和会随着网络用户数以平方的速度增长,在网络经济中,成功是自我增强的,遵循的是回报递增原理。

  一旦自我增强的根基牢固,时机成熟,已有厚积的腾讯就会快步大跑,以平方的速度高增长,一年收回好多年,甚至一战定乾坤。

  这是稳中求进的腾讯,不断在众多领域悄然称雄的关键。如果没有稳,快起来容易出问题,如果没有平方的速度增长,稳也就没啥意思。

  最近,马云在湖畔大学的开学典礼上谈到的,微信红包一夜之间起来,确实一度“打得我们满地找牙”的闪电出击,便是腾讯爆发的好例子。

  厚积爆发,在很多其他领域也是行得通的路径。典型者如恒大,如今每年的成就,可能都比前10年,甚至10多年还大。这也是许家印提出三年再造两个恒大,也就是3年干出过去两个18年的底气。

  纵观历史,很多伟大的企业,都不是起跑最快最风光,而是起初走得慢,走得难,但却走得稳,走得好,过完难坎,走到一定程度大爆发,一年赢回过去多少年,甚至几十年。

  而且,这种赢,往往赢得更久,更大。

  赢的原因,是前面的根基打得好打得稳,这个根基,不光是业务,资本,更包括团队、人才、管理,以及成为一个伟大公司的其他必须。

  遗憾的是,虽然历史的经验在这里,很多人还是逃不掉急功近利,恨不得明天醒来就成马化腾,“会分心、贪婪”,不愿耐住寂寞的积累,最终让耐得住,“埋头过完坎的,跑到前面去了。”

  当然,也还有更大的遗憾,那就是很多有了积累,该要爆发的,依然念着老经,走着老路,没有爆发,而是薄发,一直陪跑,直到被甩掉。

  自己打自己

  马化腾始终保持着高度的危机感。

  腾讯市值超过1000亿美金时,他就曾公开说,“心里相当不安。”今天,站在快要3000亿美金的门槛,想必是更加如履薄冰了。

  这不只是高处不胜寒,更因为,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,一退可能就再难翻身。

  微信的崛起就是一个例子。

  马化腾曾多次说过:“微信如果不是腾讯做出来,不是自己打自己,是在另外一个公司的话,我们可能根本就挡不住。”

  “外面给你掌声的时候,是最危险的时候,永远要想到,好多大公司都那么轻易并且不可预测地倒下了,有些尸体都还温着。”

  而这种“不可预测”,很可能发生就在他的一念之间。何况,他的确有过不少看走眼的案例。

  Facebook上市时,马化腾买过其股票,“熬啊熬啊,还往下掉,都快跌穿拿的那个价钱了。后来终于上来一点,熬不住了,25块就卖掉了。”现在,Facebook的股价140多块,市值比腾讯还要大1000多亿美金。

  除了战略性的决策,内部的管理也是挑战日艰。

  马化腾说,一个公司大了,成功了,会有自满、安逸的情绪,会内斗。因而,他身体力行,把危机感往下传递,用对危机的预演和预防,防止危机的发生,“用多个小地震化解一个大地震”。

  为了不被别人打败,腾讯不断自己打自己。

  微信出来之前,腾讯已经是老大了,而且还有手机QQ,但马化腾高度危机,自己打自己,防止了“是在另外一个公司”……

  即便有了微信,腾讯对QQ的进化依然在持续升级。不少人以为QQ已是过去式,但事实上,QQ活跃帐号比微信还要多。

  手机QQ的QQ看点,虽然没有大张旗鼓地以新媒体平台自居,但我们发布的多篇文章,都在几小时实现了阅读1000000+,100000+的传播,在入驻的超过25个移动新媒体端表现相当优异。

  为了自己打自己,腾讯还大搞内部PK制。

  手机QQ和微信,WXG(微信事业群)和SNG(社交网络事业群)是内部PK。做微信时,同时成立几个团队,用不同方法往上打,也是内部PK。甚至,这种内部PK还被各事业群应用到各环节。

  《孙子兵法》说:昔之善战者,先为不可胜,以待敌之可胜。不可胜在己,可胜在敌。故善战者,能为不可胜,不能使敌之必可胜。

  大意是,过去善于打仗的人总是先让自己不可被战胜,等待可以战胜敌人的机会。使自己不可被战胜,在于自己怎么做;敌人能否被战胜,在于敌人是否给机会。所以,善于作战的人只能使自己不可被战胜,不能使敌人一定被战胜。

  自己打自己,让腾讯越来越不可被别人战胜。

  安静是他的力量

  马化腾是安静的。

  除了行业内的重量级活动,他很少出现在公开场合,即便出现,也没有舍我其谁的霸气,改天换地的壮语,不指点江山,不激扬文字,轻言细语的只是行业、企业、产品和服务之内的事。

  相比大谈概念和主义,他一直在“多研究些问题”。

  包括与同行相处,他也是越来越谨言慎行。

  心直口快的马云曾公开说微信是一把好牌,但是打烂了,批评腾讯的收购,老百性都看得懂,这就错了。但面对“怎么看阿里?”、“怎么评价马云?”马化腾均以“不评论同行”为由绕开。如果非要说点什么,那也是,“其实我们私交非常好”。

  马化腾是全国人大代表,润物无声地把互联网+推进成了国家方略,但至今很少听他对互联网有过顺网者昌,逆网者亡的张扬。

  他还是全国青联副主席,光去年就为慈善事业捐款200多亿,但大众对这些,基本上都不太知道。

  至今,马化腾依然不太喜欢公共交际,一些场合中,他中规中矩甚至羞涩,不太有巨头风范,也缺乏高谈阔论、长袖善舞,一呼百应的领袖气质。

  前段时间的IT领袖峰会上,他和马云、李彦宏难得再次同框,还被网民取笑太古板,扣了两颗扣子,表情僵硬,衣服也没穿出品味。

  

 

  人很温和,没见过他与谁红过脸,也没见过他跟谁拍过桌子,被惹毛了,只跟自己憋劲,生气但不发脾气,是身边人对马化腾的印象。

  据说,公司的一次文艺晚会上,调皮的女主持人求马化腾抱抱。马化腾抱了,但也脸红得厉害。

  在互联网这个喧嚣的大舞台,腾讯和马化腾一样安静。他们专注于业务,保持慎言谨行,除了青涩时期的“3Q”大战,很少与同行针锋相对,也不会主动讨论高低,炫耀力量。腾讯的其他高管,至今也都还是公众视线之外的人。

  《大学》有言:“知止而后有定,定而后能静,静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。”

  当今的世界,越来越喧嚣,越来越不安。但越是动荡不安,越需要定见与定力;外界的声音越喧嚣,“倾听”便越比“演说”更有力量。

  定见、定力、倾听,都离不开一个静字。

  马化腾是安静的,安静,是他的力量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网友点评